•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藝考指南 > 表演
    精彩內容

    怎么考上中戲表演系?看明星張歆藝是如何做到的

    發布時間:2018-09-12   來源:中影人藝考

           張歆藝從不掩飾自己的“二”。為什么要掩飾呢?她在這個行業演了這么多年戲,浮生若夢,一不小心就會被戳破,撐下來全靠一個“二”字。若不是這樣,她早就沉到泥沙底了。“二”對于她來說,是一種生活智慧,既是大愚便也是大智。這是她的護身盔甲,金鐘罩鐵布衫,七十二路兵器、九陰白骨爪都破不了她的命門。所有的尖利之物向她襲來的時候,她呵呵一笑,就化解過去了。有時功力不足難免會受傷,但療傷修煉之后,自會變得更加強大。她的“二”不傷別人,只為了讓自己在這個混沌紛擾的時代,能夠更好的活著。

    少年叛逆與珍貴大學生活

     1536743029(1).jpg

      如今,張歆藝已有一顆隨遇而安的心。小時候的張歆藝比現在“二”多了,她從小調皮搗蛋,青春期還添了一條“叛逆”,有時甚至會因此招致皮肉之苦,父親覺得她太過分了,會把她揍一頓,追得滿屋子亂跑,上躥下跑。長大成人后再來回憶這些糗事,張歆藝自己都樂得不行。“這是一種故意的反叛,每個人12歲以后可能都會有這樣故事的反叛。有人甚至更早。”張歆藝笑完,一臉正色地總結道。

     

      上藝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,徹底扭轉了張歆藝的性格。“我把學校的消防器材給破壞了,要罰款。我媽在那件事情上沒有打我,沒有罵我,只是告訴我,我的所作所為讓我的三分之二的工資沒了,全家人陷入一種窘境。”她的語調凝重起來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“那個時候就特別希望我媽打我一頓,我心里能好受一點兒,但我媽就是沒有打我,我覺得她特別會引導我教育我。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會體諒父母加班,他們為了我很拼命的賺錢,突然就覺得我自己的叛逆調皮很不應該。以后做任何決定,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后行。我覺得父母開始尊重我了。我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。”張歆藝為自己的年少歲月感到歉意。

     

      之后父親生了一場病,病癥發作時頭痛分化欲裂,“他疼的時候就捏一個摩絲瓶子,為了不讓我們知道他疼,他就把那個瓶子藏在被子里面。有一天我疊被子,就翻出來一個被捏得亂七八糟的摩絲瓶,我那一瞬間心就特別疼。”

     

        “后來有一次我和我媽去一個二手市場,看到了一件軍綠色的風衣,呢子的,我媽非常喜歡,就一直在那試。我媽是一個非常愛美的女人,我小的時候還是單休日,我媽那一天就抹了粉和我爸去跳交誼舞。我當時就勸我媽這個衣服真的挺好看的,你就買吧,我媽看了又看,沒買。那件衣服才80元。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不應該讓我媽那樣活著,她應該快樂一些。”

     

      張歆藝靜默了,從那時起,她知道了成長的意義,和生活必須付出的代價。

     

      畢業之后她沒有考大學,很快去參加工作,在深圳歌舞團當演員,有了自己的薪水。工作之后沒往家里要一分錢,那個時候她不到18歲。

     

      但她不甘于靜止的生活。歌舞團的生活節奏并不算緊張。平時排練,有演出就演出,然后繼續排練,演出,拿穩定的薪水,建立一個相對穩定的人際關系。一輩子就要這樣過去了嗎?

     

        “我在應該上大學的時候參加了工作。我喜歡那種騎著單車呀,背雙肩包呀,談戀愛呀,看電影的生活,我覺得如果沒有這段生活,我的人生將不完整的。不甘心。”工作兩年之后,她奮力攢下一筆錢,辭職。這一次,她終于可以不用家里的錢,理直氣壯地去考大學了。

     

      她也知道,清華北大是沒戲了,那就考藝術院校吧。就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。但張藝從也未學過表演。面試時,看到其他人演《麥克白》、《哈姆雷特》,心就先自虛了一半。但事到如今,她只能拿出混不吝的勁兒來了。“中戲三試的上,老師叫了我和一個男生的考號。老師給了一句話:今天你再敢亂跑我就打斷你的腿,對我們說,你們演吧。男孩上來就特干脆打了我一巴掌,我當時就懵了,他以繼續說:你媽不在了,以后我就要負責管著你!迅速反應過來他在和我演父女。就進入狀態了,她打我罵我,我在考場里滿處跑,上躥下跳,嗷嗷叫,后來笑場了,蹲在地上笑得起不來。老師就說停,我就內八字站起來,特別躊躇看著老師。他很嚴肅地說你為什么要笑啊。我被嚇住了。說,我覺得他特別像我爸,我爸就是這么打我罵我的。考場上老師都樂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藝考成績公布,張歆藝孝了北電第七名,中戲考了第十一名,最后她抓鬮,抓到了中戲。藝考之后是文化課。丟了多年的文化課,要在幾個月內撿起來。語文和英語靠吃老本,數學基本放棄了。主要補習了歷史地理和政治,找了三個老師一對一補習,花了大概三個多月的時間拼命地補。我媽說我這非子沒有看過你讀過書,我就把自己關在一個小黑屋里看書,不出來。然后我媽說吃飯的時候,不吃,我媽就送進來,扒兩口接著看。最后拼了命,總算考過線了,如愿以償。

    二就二了

     

      班里的男生都是高中畢業直接上了大學,而女生當時很多是文藝團招進來的,姐姐照顧弟弟的感覺。男生會去酒吧、舞廳、歌廳玩兒,但張歆藝覺得那些是自己玩過的。安安心心過自己失而復得的大學生活。

    “整個表演系只有我一個女孩子是短發,還戴一牙套,戴了兩年,鋼牙妹,每天騎個二八圈,挎一個大包,穿男孩穿的褲子、襯衣、短發。”活脫脫一個“二”妹。

     

      也正正經經談過戀愛,相互吸引,互相為對方付出,“沒什么特別浪漫美好的回憶,挺二的。后來盡管沒有在一起,還是很好的朋友。”她語氣中有淡淡的懷念,為這舊時光。

     

      畢業后第一年,她就接到了趙寶剛導演的連續劇《給我一支煙》,飾演葉子一角。那年,她演了三個電視劇。看似不錯的開始。

     

      但此后的幾年,雖然她每年都能接到兩三部連續劇,但總是離一炮走紅擦肩而過。幸運之神遲遲不肯降臨。時間過得快,五年一晃而過,眼看即將步入三十,任是誰都心焦。

     

    “以前別人找我拍戲,我去見導演,他們要我試鏡,我就試,什么角色都嘗試,有可能試一整天,各種演,和不同的人搭戲,他們對我好像挺放心的,就把劇本給我了。我抱著劇本特別高興地回家看,厚厚的一摞,每天晚上都看劇本,為角色做功課,去減肥,做運動,剪頭發,烤燈,做一系列的準備工作,人物小傳也寫好了,準備好好的。然后人家跟我講,不用你了,要用另外一個人,因為這個比你有市場。那個時候覺得特別挫敗。”

     

      面對這種挫敗感,張歆藝只能發揮“二”的精神,把它變為一種正能量。再努力一點,承受這種東西,讓它在心中添磚加瓦,變成一種力量。“慢慢你會越來越強大。你如果足夠自信足夠有能力的話,機會永遠都會有。”

     

      在《北京愛情故事》里,張歆藝終于等來了屬于自己的轉機。她所飾演的林夏,真腸子,缺心眼,而又善良柔軟,令無數在都市中闖蕩的年輕女孩感同身受。對于她們來說,她的這份“二”,是她們曾有過而丟失的,或者是一直在堅守的珍貴之物。而這份珍貴之物,在張歆藝身上還有所保留。她們在她身上依稀看到自己過往的影子。她們把張歆藝飾演的林夏稱為“二姐”,繼而干脆將這個昵稱嫁接到張歆藝的頭上。而男生們喜歡張歆藝,這是因為她的美貌和大大咧咧的性格,看著舒服,高興。

     

      而她自己知道,這是父母和生活賜予她的。她在人前,在鏡頭上顯得有多“二”,多滿不在乎,她在生活中就吃過多少苦。而這些曾經的磨礪,在她現在看來,是禮物。她不怕。

    免費預約考官試聽課程

    姓名

    電話

    年紀

    看不清楚,點擊刷新

    藝考老師在線答疑電話:400-816-9012

    學校地址:

    北京市昌平區溫都水城中央戲劇學院正門對面100米

    點擊和老師在線交流

    更多 >>最新資訊

    姓名

    電話

    年紀

    更多 >>考生常見問題
    六合彩走势图